新语丝
王怡现象

  • 07.12.21, 狐行天下《这个世界从来不缺乏愚蠢的人》
  • 07.09.06, 太蔟《痛扁王怡的现实意义》
  • 07.09.03, 柯南《不知而胡言的王怡》
  • 07.09.01, 西风独自凉《驳王怡:我不信仰那样的上帝》
  • 07.02.06, 刘夙《由王怡谈到计划生育》
  • 06.10.17, 周钰樵《“独立”乌有 “笔会”枉存:退出“独立中文笔会”的公开说明》
  • 06.10.03, 匡耀求《也谈如何理解东京审判的意义》
  • 06.10.03, 屯如《《东京大审判》与周星驰的一部电影――评王怡的“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”》
  • 06.10.01, 湖人附近《王怡的信教和信教的王怡》
  • 05.05.20, 方舟子《我对“公民写作家”鄢烈山也很遗憾》
  • 05.01.11, 罗集人《吉方平〈透过表象看实质――析“公共知识分子”论〉点评》
  • 05.01.09, 赵牧《鼓吹歧视的“皮毛说”》
  • 05.01.09, 老居民《知识分子是“独立的公共的”?》
  • 04.12.24, 岩上雪《宣传之术:“影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49人”和丁祖诒》
  • 04.12.24, 黄波《知无不言是种罪?自我神话的公知们》
  • 04.12.03, 五岳散人《难道是比较谁先达到道德的高潮?》
  • 04.11.27, 黑岛人《王怡先生,你又在扯谎了》
  • 04.11.13, 老盾《王怡的按图治世》
  • 04.10.22, cathayan《关于进化论的笔墨官司》
  • 04.10.20, 郑也夫《我能影响中国吗?》
  • 04.10.10, LS30《评Anti〈问王怡兄――你到底保守的是传统,还是现状?〉》
  • 04.10.09, 黎宏《“职业公共知识分子”》
  • 04.10.09, Anti《问王怡兄――你到底保守的是传统,还是现状?》
  • 04.10.08, 邬芜《越来越丑的公共知识分子事件》
  • 04.10.03, Laudatus《新时代的儒道之争:另眼看张王事件》
  • 04.10.03, 水清浅《我的山大王生活》
  • 04.10.01, Tarheel《从误读到正解》
  • 04.10.01, 石勇《断裂的逻辑:公共知识分子如何可能?》
  • 04.10.01, 唐小兵《公共知识分子与公民知识分子》
  • 04.10.01, 张小生《〈学术选美与无盐当选〉中的小错误》
  • 04.09.30, 盖斯了《学术选美与无盐当选――再评“公共知识分子五十大”评选》
  • 04.09.30, 白云凤爪《张远山小肚鸡肠小题大做吗?》
  • 04.09.29, AP《知识&权力:需要一个正传》
  • 04.09.27, 方舟子《“自由主义者”与“通信自由”》
  • 04.09.27, 张远山《对拙文〈中国的喻体〉的说明》
  • 04.09.27, 盖斯了《公共领域最要脸的一件事――也评“公共知识分子五十大”评选》
  • 04.09.27, 未有乡富翁《点评因张远山文章引起的争吵》
  • 04.09.26, 知而不言罪也《名蛆》
  • 04.09.26, 刘小昀《我就是〈公开批评不容易――王怡真的误读了吗〉的作者》及张远山附注
  • 04.09.24, feiyue999《王怡与智子的亲疏厚薄》
  • 04.09.24, 冼岩《从“德怀门”透视中国当代公共知识分子的“维权”路线图》
  • 04.09.23, 张远山《中国的喻体――以自我神化的“网络意见领袖”王怡为例》
  • 04.09.18, 张远山《山峰与山谷――谨以此旧文先代答刘小昀,顺便免费送给“智子”王怡及其拥趸》
  • 04.09.16, 老良《王何二人都不老实》
  • 04.09.16, 习文练武《我读王怡的文章》
  • 04.09.14, 居延《关于满足王怡的知情权的问题》
  • 04.09.12, 老牌蓝海《否定性的结论是王怡不配称学者》
  • 04.09.11, 方舟子《装聋作哑是何罪?》
  • 04.09.11, 脆弱《奇文共赏――王怡〈二十世纪之乱臣贼子〉》
  • 04.09.11, 老余杰《王怡的“知而不言是一种罪”》
  • 04.09.10, 方舟子《请辞“公共知识分子”桂冠》
  • 04.09.10, 新语丝网民评论“网络意见领袖”王怡
  • 04.09.09, 【立此存照】王怡:知而不言是一种罪(附方舟子评论)
  • 03.08.02, 张远山《答Tarheel〈公开批评不容易--王怡真的误读了吗?〉》
  • 03.07.31, 张远山《从友人王怡的误读说起(修改重贴并附王怡原文)》
  • 03.07.27, 张远山《从友人王怡的误读说起》

    返回新语丝